黄石新闻网—提供实时讯息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! 网站地图?|?加入收藏
黄石新闻网
怎么注销bet366的账号啊 电影网站 装饰装修 灵异事件 特色产业 生活品质 体育竞技 旅游资讯 文化传播 家居建材
时尚生活 军事历史 家用电器 女性健康 军事频道 热门推荐 手机游戏 摄影论坛 热点推荐 农业技术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> 休闲娱乐 >> 正文

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10

http://www.hkhnkyy.com 时间: 2019-11-6 黄石新闻网

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10 湖北哪家医院专业治疗癫痫

第十章

影流。

“教主,您要出远门?”阿山抱着一堆杂乱的衣物,看着在垃圾堆里寻找着什么的劫。

“啊,是吧,虽然很不想。”劫擦擦额头上的汗水,看了看一旁平静的蕾欧娜,安妮抱着玩具熊递到阿山的手里,甜甜的给了他一个微笑。

“也许也有我想要的答案。”劫站起身来,踢了踢那堆破铜烂铁,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。

“您不在,我们该怎么办?”阿山放下手里的东西,把安妮的小熊小心翼翼的放在衣物上。

“不要招惹过路的人,派人去门口守着,别让他们误入了。”劫说道。

“教主,门口有人找您。”

阿山想说什么,突然一个人推门而入。

“找我?”劫疑惑的看了眼蕾欧娜,“是不是你的族人找上门来了,看这个样子好像我在劫持你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蕾欧娜淡淡的扫过他,眼神里却是复杂的情绪。

“奇怪..”劫边说边走出房门,木门扭转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。

布满青苔的石梯上还沾染着清晨遗留下的露水,苍白中夹杂着几抹显眼的翠绿。

“你....”劫走下石梯,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,黑色的长发,淡漠的灰色瞳孔,曼妙的身姿。

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卡尔玛知道吗?”

少女转身,红色的衣衫微微起伏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哈?你不会这么乱来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少女重复了一遍。

“呃...”劫愣了愣,虽说这种情况以前也经常发生。

“总之,先进来吧。”

少女摇摇头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劫。”

“你会为了艾欧尼亚,战斗吗。”

少女的眼里满是认真,黑色的长发在猥琐的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晕,朦胧而又美丽。

“艾瑞莉娅....”劫微微偏头,避开她的目光。

“你来找我的目的,是为了让我去充兵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艾瑞莉娅仍然是那么单纯的瞳孔。

“如果你害怕,就离开这里吧,你不适合战争,战争也同样不适合你。”

“不会离开,这里有爸爸的味道。”艾瑞莉娅低下头,看着手里的十字剑刃,淡漠的眼神里多了一分哀伤。

“爸爸么...”

“我被跟踪了。”艾瑞莉娅抬起头,语气里没有丝毫起伏。

“跟踪?”劫快速的扫视四周,一草一木的轻微摆动都不放过,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。

“是的,跟踪。”艾瑞莉娅微微侧目。

“你是怕连累我吗?”劫轻轻笑了笑,摸摸艾瑞莉娅如绸子般顺滑的黑发,眼神里忽然恍惚过那个一身红衣黑发曼腰的女孩。

“不,”艾瑞莉娅摇摇头,“我怕你打不过他们。”

“......”简单的一句话劫竟然无言以对。

“我要走了。”艾瑞莉娅扑闪着大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“还能再见面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艾瑞莉娅想了想,“或许很快。”

“或许...不会再见面了。”

“大叔,这个能不能便宜一点啊?”拉克丝捧着一个红色的玩偶,海蓝色的瞳孔水灵灵的,淡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格外好看。

“这个..小姐,不能再...”小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“就一点点,好不好?”拉克丝抿着嘴,把玩偶放在下巴处,盯着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,像一个人工的洋娃娃,活灵活现。

“大叔要我做什么,都可以哦。”拉克丝脸上出现浅浅的腮红,略带羞涩的少女情怀,玲珑有致的身材被贴身的连衣裙勾勒得曼妙多姿。

“小姐..”小贩冷汗直冒,作为一个男人如果对这样的小女孩一点想法也没有,那只能说明他性取向不正常了。

“呐,好不好呐。”拉克丝突然凑上去,拉近他们的距离,她金色的长发吹拂在小贩脸上,一阵冰凉。


几分钟后。


“喔,那边的看起来也不错。”拉克丝把玩着手里的玩偶,步履轻盈像一只迷失在苍白森林里的精灵。

“艾欧尼亚,真是太棒了!”

金发女孩高兴的欢呼道,和人来人往的街道融为一体。

“我真是受够了!”卡特琳娜脸上写满了愤怒,双手按在匕首上。

“别急,大小姐,要不要来杯咖啡?”乐芙兰优雅的端着咖啡杯,慢慢放到嘴边,小小的抿一口,做出很享受的样子。

“为什么你还能这么悠闲,真恶心。”

“也许吧,但是你有什么办法呢?”

“听着乐芙兰,我现在要出去,你要留在这里就继续吧。”卡特琳娜突然转过身双手撑在桌子上,把咖啡杯震得清脆的响,火红色的长发垂下来,有几丝浸在了咖啡里,惹得乐芙兰怪叫了起来。

“咯咯,这可是艾欧尼亚上等的咖啡,你无非是担心你可爱的小部下跟着别人跑了,何必做出这么大义凛然的样子。”<广西的癫痫医院哪家好/p>

“你!”卡特琳娜脸唰的红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嘘..”乐芙兰忽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“有人进来了,脚步凌乱,不是自己人。”

卡特琳娜张了张口,终究没有发出声音,乐芙兰的表情并不像开玩笑,暗室的入口由诺克萨斯的高阶法师用结界封印,不可能有人误闯,那么,除此之外,就只有明确的带有目的的入侵。

“先躲起来。”乐芙兰轻轻的熄了灯,原本就黯淡的房间霎时漆黑一片,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卡特琳娜出现了短暂的盲视。

“会是谁?”卡特琳娜警惕的按住匕首,冰冷的刀锋贴在皮肤上,迫使她时刻保持冷静。

“不清楚,能单独闯进这里来,此人不简单。”乐芙兰平日里玩味的表情已经消失了,取而代之是可怕的严肃。

“在向这里靠近。”乐芙兰贴在墙壁上,屏住呼吸,闭上眼睛,强大的感官能力遍布整个暗室,微弱的魔法粒子散开来,如同仲夏夜中漂流的萤火。

“抓紧了,大小姐。”乐芙兰优雅一笑,法术粒子盘旋在她身边,淡淡的紫光映在卡特琳娜的瞳孔里。

“等等,你要干什么?”卡特琳娜被乐芙兰揽在怀里,惊恐的睁大了眼睛。

“总不能让人这么嚣张吧。”乐芙兰手执法杖,对天一指,身体忽然前倾,卡特琳娜只觉得一阵风声,再回过神已经穿越了厚重的石墙。

“五秒的时间,够了。”

“什...”

“听见心跳了吗?”乐芙兰轻轻地说,手上一紧,瞬间消失在原地,连同一脸疑惑的卡特琳娜。

“我可听见了。”乐芙兰松开卡特琳娜,仍然是那个房间,黑暗中多了一丝森冷的杀气。

“搞什么..”卡特琳娜一阵眩晕,乐芙兰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措手不及,但是从她的表情上可以看出,这次她是认真了。

“我该说什么,欢迎回来,还是见到你很高兴,或者,你还活着。”

乐芙兰弹了一个响指,幽幽的紫色火焰在她纤细的手指上跳跃着,点亮了四周压抑的黑暗。

“.......”借着微弱的紫光勾勒出一个女人的轮廓,干净的短发,高挑瘦弱的身材,冷峻的瞳孔里映照着乐芙兰浅浅的笑,隐隐的却透着一丝沧桑。

“你...”卡特琳娜也睁大了眼睛,满脸的不可思议,紫光把她火红的长发渲染得姹紫嫣红。

“你没有死?为什么?”

欧洲集团外围365_足球外围投注网站365_请大家推荐几个外围网站应该怎么预防indent:2em;">“我只是拿回我的东西。”女人话语冰凉,声音却显得清脆,苍白的短发泛着紫红。

“你已经没有资格站在这里说话了。”卡特琳娜的匕首在火光下格外显眼。

“我明白。”女人苦笑。

“老朋友见面不止于此吧,毕竟你们曾经也是为对方拼命的人。”乐芙兰点燃一盏暗黄的灯,火苗摇曳着,三个人的影子参差不齐的映在墙壁上。

“别开玩笑了,我现在不想看到她。”卡特琳娜冷眼扫过女人,独自走到一旁避开她。

“大小姐就是脾气大,”乐芙兰咂咂嘴,“这么久了,你还是一点没变,如果我不用点小技巧,你是不是会一直在门口徘徊?”

“你们的气息,会让我害怕。”女人别过头去,半垂的眼帘在脸上投下一抹阴影,精致的容颜却有一丝掩藏不住的沧桑。

“我不会阻止你,锐雯。”乐芙兰摊摊手,卡特琳娜抬头瞥了她一眼,又迅速的偏过头,轻哼一声。

“谢谢。”

锐雯的目光落在卡特琳娜身上,良久,黯淡的火光中看不清她的表情。

“还是要离开吗?”乐芙兰有些惋惜,锐雯淡漠的话语,或喜或悲。

“留下,又能改变什么,我该怎样继续前行,才能弥补过去的罪恶。”锐雯缓缓转身,声音低低的,压抑得好像快喷薄而出。

“你不必可怜我,乐芙兰,因为我,同样可怜你。”

“.....”乐芙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孤独而又坚忍,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,只是人与人之间不同的差异导致了这个世界上,千变万化。

“罪恶,无非只是借口。”卡特琳娜看向塞满了黑暗的出口,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“你说这么大声,她或许还能听见。”乐芙兰好心提醒道,卡特琳娜脸色很差,瑞文的出现让她有些浮躁。

“最好听见。”

“说不定以后你们再见面已经很难,为什么还那样对她?”乐芙兰惬意的缩回椅子上,捧着那杯早就凉了的咖啡。

“换了是别人,我是不会让她走的,乐芙兰。”卡特琳娜走向门口。

“哎,你去哪?”乐芙兰撑起身来。

“干嘛,我还要向你汇报吗?”卡特琳娜不耐烦的回头道。

“别,你走了可就我一个人守这破地方了。”乐芙兰语气里带了乞求,似乎是希望卡特琳娜能留下来。

“那是你的事。”卡特琳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,隐入了黑暗中。

“也好。”乐芙兰叹了口气,全身瘫软在椅子上,“外面这么乱,你也该看到你不想看到的东西了。”

乐芙兰闭上眼,享受着难得的安宁。

“有趣的家伙,似乎还不止一个呢...”

“有事吗?”锐雯伫立在黑暗中,淡淡的月光让她完美的轮廓有些朦胧,轻柔的衣衫随着微风四处翻飞。

“我,我只是路过。”卡特琳娜片俏脸微红,小声嘀咕道。

“........”锐雯轻轻一笑,动作很快,几乎转瞬,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情。

空间在那以后,陷入了死寂。

“为什么骗我。”卡特琳娜忽然问道,她血红的长发被月光笼罩着。

“我没有骗你。”锐雯低着头,刘海盖过眼眸。

“我看到死亡名单上有你的名字。”卡特琳娜急促的呼吸着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我的确死了,在诺克萨斯的战场上,锐雯已经死了。”锐雯缓缓的抬起头,月光下她的眼睛,宛若星辰大海,让人沉溺。

“你知道吗,”卡特琳娜慢慢走向她,“德莱厄斯告诉我,锐雯死了,我不相信,就算诺克萨斯所有人都死了,锐雯也不可能就这么死去,死在战场上?可笑。”

“卡特。”锐雯眼神有些躲闪。

“我不清楚你是怎么想的,我也不曾了解过,因为你,从来不会告诉我你的想法。”卡特琳娜停在了距离锐雯一米不到的地方,两个人的呼吸声交相辉映,彼此重合。

“对不起...”锐雯别过头,望着远处起伏的山脉,和艾欧尼亚特有的星空,山与夜的交界线清晰而模糊。

“我的双手沾满了罪恶,就算用我身上所有的鲜血也洗不掉满身的污垢。每天,每夜,每一分钟,每一秒,我都能听到那些死在我手上的人在我耳边低语,呻吟,哭泣。卡特琳娜,我已经没有选择了,也没有退路了,如果可以,宁愿这样死去,也好比活在痛苦中。”锐雯不去看卡特琳娜的眼睛,她的视线很远,穿过密林,透过群山,落在星空的彼岸。

“可是,有时候命运的无奈,让你连死亡也解脱不了。”锐雯轻轻的说,声音像初春的燕语呢喃,又像盛夏的幽幽蝉鸣,每一声都在卡特琳娜的耳边无限放大。

“这就是你选择的路吗,那你为什么来到艾欧尼亚。”卡特琳娜不依不饶,她能看到锐雯眼里那一丝复杂的情绪。

“其实,能见到你,真好,至少不是在梦里。”锐雯冲她淡淡一笑,像阳光一样。

“艾欧尼亚是片美丽的土地,我会在这里,得到解脱。”

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卡特琳娜皱了皱眉,隐约感觉到了什么。

“我做了一个梦,很可怕的梦。”锐雯眼神又变得黯淡,似乎脑海里又回放着那恐怖的场景。

“对你来说的可怕是什么。”

长期服用拉莫三嗪"line-height:1.75em;text-indent:2em;">“我不知道...”锐雯迷茫了,话语里透着一丝不确定。

“你变了,锐雯。”

“不....是战争改变了我...”锐雯苦涩的笑了,轻柔的短发贴在脸上,血红的瞳孔深不见底。

“锐雯死了,你走吧。”卡特琳娜疲惫的转身,曼妙的身姿渐行渐远。

“........”锐雯伸出手,想要抓住什么,终究又放了下来,什么也没触到。

“对不起...我保护你的方式就是远离你...”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?2018 http://www.hkhnkyy.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